• <nav id="6io9q"></nav>
    <del id="6io9q"></del>

    <del id="6io9q"></del>
  • <big id="6io9q"><nobr id="6io9q"></nobr></big>

     

    行業動態

    《“十四五”現代能源體系規劃》發布,加快推動能源綠色低碳轉型

    發布時間:2022-03-25 點擊數: 1705

    3月22日,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發布關于印發《“十四五”現代能源體系規劃》(簡稱《規劃》)的通知?!兑巹潯诽岢觯悍e極推動工業園區、經濟開發區等屋頂光伏開發利用,推廣光伏發電與建筑一體化應用?!兑巹潯访鞔_:持續提高新建建筑節能標準,加快推進超低能耗、近零能耗、低碳建筑規?;l展,大力推進城鎮既有建筑和市政基礎設施節能改造。加快推進建筑用能電氣化和低碳化,推進太陽能、地熱能、空氣能、生物質能等可再生能源利用。

    《規劃》原文如下



    “十四五”現代能源體系規劃

    能源是人類文明進步的重要物質基礎和動力,攸關國計民生和國家安全。當今世界,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廣泛深遠,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加速演進,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深入發展,全球氣候治理呈現新局面,新能源和信息技術緊密融合,生產生活方式加快轉向低碳化、智能化,能源體系和發展模式正在進入非化石能源主導的嶄新階段。加快構建現代能源體系是保障國家能源安全,力爭如期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的內在要求,也是推動實現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支撐。本規劃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編制,主要闡明我國能源發展方針、主要目標和任務舉措,是“十四五”時期加快構建現代能源體系、推動能源高質量發展的總體藍圖和行動綱領。


    第一章 發展環境與形勢


    經過多年發展,世界能源轉型已由起步蓄力期轉向全面加速期,正在推動全球能源和工業體系加快演變重構。我國能源革命方興未艾,能源結構持續優化,形成了多輪驅動的供應體系,核電和可再生能源發展處于世界前列,具備加快能源轉型發展的基礎和優勢;但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仍然突出,供應鏈安全和產業鏈現代化水平有待提升,構建現代能源體系面臨新的機遇和挑戰。


    一、全球能源體系深刻變革


    能源結構低碳化轉型加速推進。本世紀以來,全球能源結構加快調整,新能源技術水平和經濟性大幅提升,風能和太陽能利用實現躍升發展,規模增長了數十倍。全球應對氣候變化開啟新征程,《巴黎協定》得到國際社會廣泛支持和參與,近五年來可再生能源提供了全球新增發電量的約60%。中國、歐盟、美國、日本等130多個國家和地區提出了碳中和目標,世界主要經濟體積極推動經濟綠色復蘇,綠色產業已成為重要投資領域,清潔低碳能源發展迎來新機遇。


    能源系統多元化迭代蓬勃演進。能源系統形態加速變革,分散化、扁平化、去中心化的趨勢特征日益明顯,分布式能源快速發展,能源生產逐步向集中式與分散式并重轉變,系統模式由大基地大網絡為主逐步向與微電網、智能微網并行轉變,推動新能源利用效率提升和經濟成本下降。新型儲能和氫能有望規?;l展并帶動能源系統形態根本性變革,構建新能源占比逐漸提高的新型電力系統蓄勢待發,能源轉型技術路線和發展模式趨于多元化。


    能源產業智能化升級進程加快?;ヂ摼W、大數據、人工智能等現代信息技術加快與能源產業深度融合。智慧電廠、智能電網、智能機器人勘探開采等應用快速推廣,無人值守、故障診斷等能源生產運行技術信息化智能化水平持續提升。工業園區、城鎮社區、公共建筑等領域綜合能源服務、智慧用能模式大量涌現,能源系統向智能靈活調節、供需實時互動方向發展,推動能源生產消費方式深刻變革。


    能源供需多極化格局深入演變。全球能源供需版圖深度調整,進一步呈現消費重心東傾、生產重心西移的態勢,近十年來亞太地區能源消費占全球的比重不斷提高,北美地區原油、天然氣生產增量分別達到全球增量的80%和30%以上。能源低碳轉型推動全球能源格局重塑,眾多國家積極發展新能源,加快化石能源清潔替代,帶來全球能源供需新變化。


    二、我國步入構建現代能源體系的新階段


    能源安全保障進入關鍵攻堅期。能源供應保障基礎不斷夯實,資源配置能力明顯提升,連續多年保持供需總體平衡有余。“十三五”以來,國內原油產量穩步回升,天然氣產量較快增長,年均增量超過100億立方米,油氣管道總里程達到17.5萬公里,發電裝機容量達到22億千瓦,西電東送能力達到2.7億千瓦,有力保障了經濟社會發展和民生用能需求。但同時,能源安全新舊風險交織,“十四五”時期能源安全保障將進入固根基、揚優勢、補短板、強弱項的新階段。


    能源低碳轉型進入重要窗口期。“十三五”時期,我國能源結構持續優化,低碳轉型成效顯著,非化石能源消費比重達到15.9%,煤炭消費比重下降至56.8%,常規水電、風電、太陽能發電、核電裝機容量分別達到3.4億千瓦、2.8億千瓦、2.5億千瓦、0.5億千瓦,非化石能源發電裝機容量穩居世界第一。“十四五”時期是為力爭在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打好基礎的關鍵時期,必須協同推進能源低碳轉型與供給保障,加快能源系統調整以適應新能源大規模發展,推動形成綠色發展方式和生活方式。


    現代能源產業進入創新升級期。能源科技創新能力顯著提升,產業發展能力持續增強,新能源和電力裝備制造能力全球領先,低風速風力發電技術、光伏電池轉換效率等不斷取得新突破,全面掌握三代核電技術,煤制油氣、中俄東線天然氣管道、±500千伏柔性直流電網、±1100千伏直流輸電等重大項目投產,超大規模電網運行控制實踐經驗不斷豐富,總體看,我國能源技術裝備形成了一定優勢。圍繞做好碳達峰、碳中和工作,能源系統面臨全新變革需要,迫切要求進一步增強科技創新引領和戰略支撐作用,全面提高能源產業基礎高級化和產業鏈現代化水平。


    能源普遍服務進入鞏固提升期。“十三五”時期,能源惠民利民成果豐碩,能源普遍服務水平顯著提升,“人人享有電力”得到有力保障,全面完成新一輪農網改造升級,大電網覆蓋范圍內貧困村通動力電比例達到100%,農網供電可靠率總體達到99.8%,建成光伏扶貧電站裝機約2600萬千瓦,“獲得電力”服務水平大幅提升,用能成本持續降低,營商環境不斷優化。北方地區清潔取暖率達到65%以上。但同時,能源基礎設施和服務水平的城鄉差距依然明顯,供能品質有待進一步提高。要聚焦更好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助力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進一步提升能源發展共享水平。



    第二章 指導方針和主要目標


    三、指導思想


    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全面貫徹黨的十九大和十九屆歷次全會精神,深入貫徹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立足新發展階段,完整、準確、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加快構建新發展格局,以推動高質量發展為主題,以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以改革創新為根本動力,以滿足經濟社會發展和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為根本目的,深入推動能源消費革命、供給革命、技術革命、體制革命,全方位加強國際合作,做好碳達峰、碳中和工作,統籌穩增長和調結構,處理好發展和減排、整體和局部、長遠目標和短期目標、政府和市場的關系,著力增強能源供應鏈安全性和穩定性,著力推動能源生產消費方式綠色低碳變革,著力提升能源產業鏈現代化水平,加快構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體系,加快建設能源強國,為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提供堅實可靠的能源保障。


    四、基本原則


    保障安全,綠色低碳。統籌發展和安全,堅持先立后破、通盤謀劃,以保障安全為前提構建現代能源體系,不斷增強風險應對能力,確保國家能源安全。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堅持走生態優先、綠色低碳的發展道路,加快調整能源結構,協同推進能源供給保障與低碳轉型。


    創新驅動,智能高效。堅持把創新作為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著力增強能源科技創新能力,加快能源產業數字化和智能化升級,推動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推進產業鏈現代化。


    深化改革,擴大開放。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更好發揮政府作用,破除制約能源高質量發展的體制機制障礙,堅持實施更大范圍、更寬領域、更深層次的對外開放,開拓能源國際合作新局面。


    民生優先,共享發展。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持續提升能源普遍服務水平,強化民生領域能源需求保障,推動能源發展成果更多更好惠及廣大人民群眾,為實現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提供堅強能源保障。


    五、發展目標


    “十四五”時期現代能源體系建設的主要目標是:


    ——能源保障更加安全有力。到2025年,國內能源年綜合生產能力達到46億噸標準煤以上,原油年產量回升并穩定在2億噸水平,天然氣年產量達到2300億立方米以上,發電裝機總容量達到約30億千瓦,能源儲備體系更加完善,能源自主供給能力進一步增強。重點城市、核心區域、重要用戶電力應急安全保障能力明顯提升。


    ——能源低碳轉型成效顯著。單位GDP二氧化碳排放五年累計下降18%。到2025年,非化石能源消費比重提高到20%左右,非化石能源發電量比重達到39%左右,電氣化水平持續提升,電能占終端用能比重達到30%左右。


    ——能源系統效率大幅提高。節能降耗成效顯著,單位GDP能耗五年累計下降13.5%。能源資源配置更加合理,就近高效開發利用規模進一步擴大,輸配效率明顯提升。電力協調運行能力不斷加強,到2025年,靈活調節電源占比達到24%左右,電力需求側響應能力達到最大用電負荷的3%~5%。


    ——創新發展能力顯著增強。新能源技術水平持續提升,新型電力系統建設取得階段性進展,安全高效儲能、氫能技術創新能力顯著提高,減污降碳技術加快推廣應用。能源產業數字化初具成效,智慧能源系統建設取得重要進展。“十四五”期間能源研發經費投入年均增長7%以上,新增關鍵技術突破領域達到50個左右。


    ——普遍服務水平持續提升。人民生產生活用能便利度和保障能力進一步增強,電、氣、冷、熱等多樣化清潔能源可獲得率顯著提升,人均年生活用電量達到1000千瓦時左右,天然氣管網覆蓋范圍進一步擴大。城鄉供能基礎設施均衡發展,鄉村清潔能源供應能力不斷增強,城鄉供電質量差距明顯縮小。


    展望2035年,能源高質量發展取得決定性進展,基本建成現代能源體系。能源安全保障能力大幅提升,綠色生產和消費模式廣泛形成,非化石能源消費比重在2030年達到25%的基礎上進一步大幅提高,可再生能源發電成為主體電源,新型電力系統建設取得實質性成效,碳排放總量達峰后穩中有降。


    第三章 增強能源供應鏈穩定性和安全性


    強化底線思維,堅持立足國內、補齊短板、多元保障、強化儲備,完善產供儲銷體系,不斷增強風險應對能力,保障產業鏈供應鏈穩定和經濟平穩發展。


    六、強化戰略安全保障


    增強油氣供應能力。加大國內油氣勘探開發,堅持常非并舉、海陸并重,強化重點盆地和海域油氣基礎地質調查和勘探,夯實資源接續基礎。加快推進儲量動用,抓好已開發油田“控遞減”和“提高采收率”,推動老油氣田穩產,加大新區產能建設力度,保障持續穩產增產。積極擴大非常規資源勘探開發,加快頁巖油、頁巖氣、煤層氣開發力度。石油產量穩中有升,力爭2022年回升到2億噸水平并較長時期穩產。天然氣產量快速增長,力爭2025年達到2300億立方米以上。


    加強安全戰略技術儲備。做好煤制油氣戰略基地規劃布局和管控,在統籌考慮環境承載能力等前提下,穩妥推進已列入規劃項目有序實施,建立產能和技術儲備,研究推進內蒙古鄂爾多斯、陜西榆林、山西晉北、新疆準東、新疆哈密等煤制油氣戰略基地建設。按照不與糧爭地、不與人爭糧的原則,提升燃料乙醇綜合效益,大力發展纖維素燃料乙醇、生物柴油、生物航空煤油等非糧生物燃料。


    七、提升運行安全水平


    加強煤炭安全托底保障。優化煤炭產能布局,建設山西、蒙西、蒙東、陜北、新疆五大煤炭供應保障基地,完善煤炭跨區域運輸通道和集疏運體系,增強煤炭跨區域供應保障能力。持續優化煤炭生產結構,以發展先進產能為重點,布局一批資源條件好、競爭能力強、安全保障程度高的大型現代化煤礦,強化智能化和安全高效礦井建設,禁止建設高危礦井,加快推動落后產能、無效產能和不具備安全生產條件的煤礦關閉退出。建立健全以企業社會責任儲備為主體、地方政府儲備為補充、產品儲備與產能儲備有機結合的煤炭儲備體系。


    發揮煤電支撐性調節性作用。統籌電力保供和減污降碳,根據發展需要合理建設先進煤電,保持系統安全穩定運行必需的合理裕度,加快推進煤電由主體性電源向提供可靠容量、調峰調頻等輔助服務的基礎保障性和系統調節性電源轉型,充分發揮現有煤電機組應急調峰能力,有序推進支撐性、調節性電源建設。


    提升天然氣儲備和調節能力。統籌推進地下儲氣庫、液化天然氣(LNG)接收站等儲氣設施建設。構建供氣企業、國家管網、城鎮燃氣企業和地方政府四方協同履約新機制,推動各方落實儲氣責任。同步提高管存調節能力、地下儲氣庫采氣調節能力和LNG氣化外輸調節能力,提升天然氣管網保供季調峰水平。全面實行天然氣購銷合同管理,堅持合同化保供,加強供需市場調節,強化居民用氣保障力度,優化天然氣使用方向,新增天然氣量優先保障居民生活需要和北方地區冬季清潔取暖。到2025年,全國集約布局的儲氣能力達到550億~600億立方米,占天然氣消費量的比重約13%。


    維護能源基礎設施安全。加強重要能源設施安全防護和保護,完善聯防聯控機制,重點確保核電站、水電站、樞紐變電站、重要換流站、重要輸電通道、大型能源化工項目等設施安全,加強油氣管道保護。全面加強核電安全管理,實行最嚴格的安全標準和最嚴格的監管,始終把“安全第一、質量第一”的方針貫穿于核電建設、運行、退役的各個環節,將全鏈條安全責任落實到人,持續提升在運在建機組安全水平,確保萬無一失。繼續通過中央預算內投資專項支持煤礦安全改造,提升煤礦安全保障能力。


    八、加強應急安全管控


    強化重點區域電力安全保障。按照“重點保障、局部堅韌、快速恢復”的原則,以直轄市、省會城市、計劃單列市為重點,提升電力應急供應和事故恢復能力。統籌本地電網結構優化和互聯輸電通道建設,合理提高核心區域和重要用戶的相關線路、變電站建設標準,加強事故狀態下的電網互濟支撐。推進本地應急保障電源建設,鼓勵具備條件的重要用戶發展分布式電源和微電網,完善用戶應急自備電源配置,統籌安排城市黑啟動電源和公用應急移動電源建設。“十四五”期間,在重點城市布局一批堅強局部電網。


    提升能源網絡安全管控水平。完善電力監控系統安全防控體系,加強電力、油氣行業關鍵信息基礎設施安全保護能力建設。推進北斗全球衛星導航系統等在能源行業的應用。加強網絡安全關鍵技術研究,推動建立能源行業、企業網絡安全態勢感知和監測預警平臺,提高風險分析研判和預警能力。


    加強風險隱患治理和應急管控。開展重要設施、重點環節隱患排查治理,強化設備監測和巡視維護,提高對地震地質災害、極端天氣、火災等安全風險的預測預警和防御應對能力。推進電力應急體系建設,強化地方政府、企業的主體責任,建立電力安全應急指揮平臺、培訓演練基地、搶險救援隊伍和專家庫。完善應急預案體系,編制緊急情況下應急處置方案,開展實戰型應急演練,提高快速響應能力。建立健全電化學儲能、氫能等建設標準,強化重點監管,提升產品本質安全水平和應急處置能力。合理提升能源領域安全防御標準,健全電力設施保護、安全防護和反恐怖防范等制度標準。

     


    第四章 加快推動能源綠色低碳轉型


    堅持生態優先、綠色發展,壯大清潔能源產業,實施可再生能源替代行動,推動構建新型電力系統,促進新能源占比逐漸提高,推動煤炭和新能源優化組合。堅持全國一盤棋,科學有序推進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不斷提升綠色發展能力。


    九、大力發展非化石能源


    加快發展風電、太陽能發電。全面推進風電和太陽能發電大規模開發和高質量發展,優先就地就近開發利用,加快負荷中心及周邊地區分散式風電和分布式光伏建設,推廣應用低風速風電技術。在風能和太陽能資源稟賦較好、建設條件優越、具備持續整裝開發條件、符合區域生態環境保護等要求的地區,有序推進風電和光伏發電集中式開發,加快推進以沙漠、戈壁、荒漠地區為重點的大型風電光伏基地項目建設,積極推進黃河上游、新疆、冀北等多能互補清潔能源基地建設。積極推動工業園區、經濟開發區等屋頂光伏開發利用,推廣光伏發電與建筑一體化應用。開展風電、光伏發電制氫示范。鼓勵建設海上風電基地,推進海上風電向深水遠岸區域布局。積極發展太陽能熱發電。


    因地制宜開發水電。堅持生態優先、統籌考慮、適度開發、確保底線,積極推進水電基地建設,推動金沙江上游、雅礱江中游、黃河上游等河段水電項目開工建設。實施雅魯藏布江下游水電開發等重大工程。實施小水電清理整改,推進綠色改造和現代化提升。推動西南地區水電與風電、太陽能發電協同互補。到2025年,常規水電裝機容量達到3.8億千瓦左右。


    積極安全有序發展核電。在確保安全的前提下,積極有序推動沿海核電項目建設,保持平穩建設節奏,合理布局新增沿海核電項目。開展核能綜合利用示范,積極推動高溫氣冷堆、快堆、模塊化小型堆、海上浮動堆等先進堆型示范工程,推動核能在清潔供暖、工業供熱、海水淡化等領域的綜合利用。切實做好核電廠址資源保護。到2025年,核電運行裝機容量達到7000萬千瓦左右。


    因地制宜發展其他可再生能源。推進生物質能多元化利用,穩步發展城鎮生活垃圾焚燒發電,有序發展農林生物質發電和沼氣發電,因地制宜發展生物質能清潔供暖,在糧食主產區和畜禽養殖集中區統籌規劃建設生物天然氣工程,促進先進生物液體燃料產業化發展。積極推進地熱能供熱制冷,在具備高溫地熱資源條件的地區有序開展地熱能發電示范。因地制宜開發利用海洋能,推動海洋能發電在近海島嶼供電、深遠海開發、海上能源補給等領域應用。


    十、推動構建新型電力系統


    推動電力系統向適應大規模高比例新能源方向演進。統籌高比例新能源發展和電力安全穩定運行,加快電力系統數字化升級和新型電力系統建設迭代發展,全面推動新型電力技術應用和運行模式創新,深化電力體制改革。以電網為基礎平臺,增強電力系統資源優化配置能力,提升電網智能化水平,推動電網主動適應大規模集中式新能源和量大面廣的分布式能源發展。加大力度規劃建設以大型風光電基地為基礎、以其周邊清潔高效先進節能的煤電為支撐、以穩定安全可靠的特高壓輸變電線路為載體的新能源供給消納體系。建設智能高效的調度運行體系,探索電力、熱力、天然氣等多種能源聯合調度機制,促進協調運行。以用戶為中心,加強供需雙向互動,積極推動源網荷儲一體化發展。


    創新電網結構形態和運行模式。加快配電網改造升級,推動智能配電網、主動配電網建設,提高配電網接納新能源和多元化負荷的承載力和靈活性,促進新能源優先就地就近開發利用。積極發展以消納新能源為主的智能微電網,實現與大電網兼容互補。完善區域電網主網架結構,推動電網之間柔性可控互聯,構建規模合理、分層分區、安全可靠的電力系統,提升電網適應新能源的動態穩定水平??茖W推進新能源電力跨省跨區輸送,穩步推廣柔性直流輸電,優化輸電曲線和價格機制,加強送受端電網協同調峰運行,提高全網消納新能源能力。


    增強電源協調優化運行能力。提高風電和光伏發電功率預測水平,完善并網標準體系,建設系統友好型新能源場站。全面實施煤電機組靈活性改造,優先提升30萬千瓦級煤電機組深度調峰能力,推進企業燃煤自備電廠參與系統調峰。因地制宜建設天然氣調峰電站和發展儲熱型太陽能熱發電,推動氣電、太陽能熱發電與風電、光伏發電融合發展、聯合運行。加快推進抽水蓄能電站建設,實施全國新一輪抽水蓄能中長期發展規劃,推動已納入規劃、條件成熟的大型抽水蓄能電站開工建設。優化電源側多能互補調度運行方式,充分挖掘電源調峰潛力。力爭到2025年,煤電機組靈活性改造規模累計超過2億千瓦,抽水蓄能裝機容量達到6200萬千瓦以上、在建裝機容量達到6000萬千瓦左右。


    加快新型儲能技術規?;瘧?。大力推進電源側儲能發展,合理配置儲能規模,改善新能源場站出力特性,支持分布式新能源合理配置儲能系統。優化布局電網側儲能,發揮儲能消納新能源、削峰填谷、增強電網穩定性和應急供電等多重作用。積極支持用戶側儲能多元化發展,提高用戶供電可靠性,鼓勵電動汽車、不間斷電源等用戶側儲能參與系統調峰調頻。拓寬儲能應用場景,推動電化學儲能、梯級電站儲能、壓縮空氣儲能、飛輪儲能等技術多元化應用,探索儲能聚合利用、共享利用等新模式新業態。


    大力提升電力負荷彈性。加強電力需求側響應能力建設,整合分散需求響應資源,引導用戶優化儲用電模式,高比例釋放居民、一般工商業用電負荷的彈性。引導大工業負荷參與輔助服務市場,鼓勵電解鋁、鐵合金、多晶硅等電價敏感型高載能負荷改善生產工藝和流程,發揮可中斷負荷、可控負荷等功能。開展工業可調節負荷、樓宇空調負荷、大數據中心負荷、用戶側儲能、新能源汽車與電網(V2G)能量互動等各類資源聚合的虛擬電廠示范。力爭到2025年,電力需求側響應能力達到最大負荷的3%~5%,其中華東、華中、南方等地區達到最大負荷的5%左右。




    十一、減少能源產業碳足跡


    推進化石能源開發生產環節碳減排。推動化石能源綠色低碳開采,強化煤炭綠色開采和洗選加工,加大油氣田甲烷采收利用力度,加快二氧化碳驅油技術推廣應用。到2025年,煤礦瓦斯利用量達到60億立方米,原煤入選率達到80%。推廣能源開采先進技術裝備,加快對燃油、燃氣、燃煤設備的電氣化改造,提高海上油氣平臺供能中的電力占比。


    促進能源加工儲運環節提效降碳。推進煉化產業轉型升級,嚴控新增煉油產能,有序推動落后和低效產能退出,延伸產業鏈,增加高附加值產品比重,提升資源綜合利用水平,加快綠色煉廠、智能煉廠建設。推進煤炭分質分級梯級利用。有序淘汰煤電落后產能,“十四五”期間淘汰(含到期退役機組)3000萬千瓦。新建煤礦項目優先采用鐵路、水運等清潔化煤炭運輸方式。加強能源加工儲運設施節能及余能回收利用,推廣余熱余壓、LNG冷能等余能綜合利用技術。


    推動能源產業和生態治理協同發展。加強礦區生態環境治理修復,開展煤矸石綜合利用。創新礦區循環經濟發展模式,探索利用采煤沉陷區、露天礦排土場、廢棄露天礦坑、關停高污染礦區發展風電、光伏發電、生態碳匯等產業。因地制宜發展“光伏+”綜合利用模式,推動光伏治沙、林光互補、農光互補、牧光互補、漁光互補,實現太陽能發電與生態修復、農林牧漁業等協同發展。


    十二、更大力度強化節能降碳


    完善能耗“雙控”與碳排放控制制度。嚴格控制能耗強度,能耗強度目標在“十四五”規劃期內統籌考核,并留有適當彈性,新增可再生能源和原料用能不納入能源消費總量控制。加強產業布局和能耗“雙控”政策銜接,推動地方落實用能預算管理制度,嚴格實施節能評估和審查制度,堅決遏制高耗能高排放低水平項目盲目發展,優先保障居民生活、現代服務業、高技術產業和先進制造業等用能需求。加快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建設,推動能耗“雙控”向碳排放總量和強度“雙控”轉變。


    大力推動煤炭清潔高效利用。“十四五”時期嚴格合理控制煤炭消費增長。嚴格控制鋼鐵、化工、水泥等主要用煤行業煤炭消費。大力推動煤電節能降碳改造、靈活性改造、供熱改造“三改聯動”,“十四五”期間節能改造規模不低于3.5億千瓦。新增煤電機組全部按照超低排放標準建設、煤耗標準達到國際先進水平。持續推進北方地區冬季清潔取暖,推廣熱電聯產改造和工業余熱余壓綜合利用,逐步淘汰供熱管網覆蓋范圍內的燃煤小鍋爐和散煤,鼓勵公共機構、居民使用非燃煤高效供暖產品。力爭到2025年,大氣污染防治重點區域散煤基本清零,基本淘汰35蒸噸/小時以下燃煤鍋爐。


    實施重點行業領域節能降碳行動。加強工業領域節能和能效提升,深入實施節能監察、節能診斷,推廣節能低碳工藝技術裝備,推動重點行業節能改造,加快工業節能與綠色制造標準制修訂,開展能效對標達標和能效“領跑者”行動,推進綠色制造。持續提高新建建筑節能標準,加快推進超低能耗、近零能耗、低碳建筑規?;l展,大力推進城鎮既有建筑和市政基礎設施節能改造。加快推進建筑用能電氣化和低碳化,推進太陽能、地熱能、空氣能、生物質能等可再生能源應用。構建綠色低碳交通運輸體系,優化調整運輸結構,大力發展多式聯運,推動大宗貨物中長距離運輸“公轉鐵”、“公轉水”,鼓勵重載卡車、船舶領域使用LNG等清潔燃料替代,加強交通運輸行業清潔能源供應保障。實施公共機構能效提升工程。推進數據中心、5G通信基站等新型基礎設施領域節能和能效提升,推動綠色數據中心建設。積極推進南方地區集中供冷、長江流域冷熱聯供。避免“一刀切”限電限產或運動式“減碳”。


    提升終端用能低碳化電氣化水平。全面深入拓展電能替代,推動工業生產領域擴大電鍋爐、電窯爐、電動力等應用,加強與落后產能置換的銜接。積極發展電力排灌、農產品加工、養殖等農業生產加工方式。因地制宜推廣空氣源熱泵、水源熱泵、蓄熱電鍋爐等新型電采暖設備。推廣商用電炊具、智能家電等設施,提高餐飲服務業、居民生活等終端用能領域電氣化水平。實施港口岸電、空港陸電改造。積極推動新能源汽車在城市公交等領域應用,到2025年,新能源汽車新車銷量占比達到20%左右。優化充電基礎設施布局,全面推動車樁協同發展,推進電動汽車與智能電網間的能量和信息雙向互動,開展光、儲、充、換相結合的新型充換電場站試點示范。


    實施綠色低碳全民行動。在全社會倡導節約用能,增強全民節約意識、環保意識、生態意識,引導形成簡約適度、綠色低碳的生活方式,堅決遏制不合理能源消費。深入開展綠色低碳社會行動示范創建,營造綠色低碳生活新時尚。大力倡導自行車、公共交通工具等綠色出行方式。大力發展綠色消費,推廣綠色低碳產品,完善節能低碳產品認證與標識制度。完善節能家電、高效照明產品等推廣機制,以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等區域為重點,鼓勵建立家庭用能智慧化管理系統。


    第五章 優化能源發展布局


    統籌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加強區域能源供需銜接,優化能源開發利用布局,提高資源配置效率,推動農村能源轉型變革,促進鄉村振興。


    十三、合理配置能源資源


    完善能源生產供應格局。發揮能源富集地區戰略安全支撐作用,加強能源資源綜合開發利用基地建設,提升國內能源供給保障水平。加大能源就近開發利用力度,積極發展分布式能源,鼓勵風電和太陽能發電優先本地消納。優化能源輸送格局,減少能源流向交叉和迂回,提高輸送通道利用率。有序推進大型清潔能源基地電力外送,提高存量通道輸送可再生能源電量比例,新建通道輸送可再生能源電量比例原則上不低于50%,優先規劃輸送可再生能源電量比例更高的通道。加強重點區域能源供給保障和互濟能力建設,著力解決東北和“兩湖一江”(湖北、湖南、江西)等地區煤炭、電力時段性供需緊張問題。


    加強電力和油氣跨省跨區輸送通道建設。穩步推進資源富集區電力外送,加快已建通道的配套電源投產,重點建設金沙江上下游、雅礱江流域、黃河上游和“幾”字彎、新疆、河西走廊等清潔能源基地輸電通道,完善送受端電網結構,提高交流電網對直流輸電通道的支撐。“十四五”期間,存量通道輸電能力提升4000萬千瓦以上,新增開工建設跨省跨區輸電通道6000萬千瓦以上,跨省跨區直流輸電通道平均利用小時數力爭達到4500小時以上。完善原油和成品油長輸管道建設,優化東部沿海地區煉廠原油供應,完善成品油管道布局,提高成品油管輸比例。加快天然氣長輸管道及區域天然氣管網建設,推進管網互聯互通,完善LNG儲運體系。到2025年,全國油氣管網規模達到21萬公里左右。


    十四、統籌提升區域能源發展水平


    推進西部清潔能源基地綠色高效開發。推動黃河流域和新疆等資源富集區煤炭、油氣綠色開采和清潔高效利用,合理控制黃河流域煤炭開發強度與規模。以長江經濟帶上游四川、云南和西藏等地區為重點,堅持生態優先,優化大型水電開發布局,推進西電東送接續水電項目建設。積極推進多能互補的清潔能源基地建設,科學優化電源規模配比,優先利用存量常規電源實施“風光水(儲)”、“風光火(儲)”等多能互補工程,大力發展風電、太陽能發電等新能源,最大化利用可再生能源。“十四五”期間,西部清潔能源基地年綜合生產能力增加3.5億噸標準煤以上。


    提升東部和中部地區能源清潔低碳發展水平。以京津冀及周邊地區、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等為重點,充分發揮區域比較優勢,加快調整能源結構,開展能源生產消費綠色轉型示范。安全有序推動沿海地區核電項目建設,統籌推動海上風電規?;_發,積極發展風能、太陽能、生物質能、地熱能等新能源。大力發展源網荷儲一體化。加強電力、天然氣等清潔能源供應保障,穩步擴大區外輸入規模。嚴格控制大氣污染防治重點區域煤炭消費,在嚴控煉油產能規?;A上優化產能結構。“十四五”期間,東部和中部地區新增非化石能源年生產能力1.5億噸標準煤以上。




    十五、積極推動鄉村能源變革


    加快完善農村和邊遠地區能源基礎設施。提升農村能源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水平,實施農村電網鞏固提升工程,持續加強脫貧地區農村電網建設,提高農村電力保障水平,推動農村用能電氣化升級。提升向邊遠地區輸配電能力,在具備條件的農村地區、邊遠地區探索建設高可靠性可再生能源微電網。在氣源有保障、經濟可承受的情況下,有序推動供氣設施向農村延伸。支持革命老區重大能源基礎設施項目具備條件后按程序盡快啟動建設。


    加強鄉村清潔能源保障。提高農村綠電供應能力,實施千家萬戶沐光行動、千鄉萬村馭風行動,積極推動屋頂光伏、農光互補、漁光互補等分布式光伏和分散式風電建設,因地制宜開發利用生物質能和地熱能,推動形成新能源富民產業。堅持因地制宜推進北方地區農村冬季清潔取暖,加大電、氣、生物質鍋爐等清潔供暖方式推廣應用力度,在分散供暖的農村地區,就地取材推廣戶用生物成型燃料爐具供暖。


    實施鄉村減污降碳行動。積極推動農村生產生活方式綠色轉型,推廣農用節能技術和產品,加快農業生產、農產品加工、生活取暖、炊事等領域用能的清潔替代。加強農村生產生活垃圾、畜禽糞污的資源化利用,全面實施秸稈綜合利用,改善農村人居環境和生態空間。積極穩妥推進散煤治理,加強煤炭清潔化利用。以縣域為單位開展綠色低碳發展示范區建設,探索建設“零碳村莊”等示范工程。


    第六章 提升能源產業鏈現代化水平


    加快能源領域關鍵核心技術和裝備攻關,推動綠色低碳技術重大突破,加快能源全產業鏈數字化智能化升級,統籌推進補短板和鍛長板,加快構筑支撐能源轉型變革的先發優勢。


    十六、增強能源科技創新能力


    鍛造能源創新優勢長板。鞏固非化石能源領域技術裝備優勢,持續提升風電、太陽能發電、生物質能、地熱能、海洋能等開發利用的技術水平和經濟性,開展三代核電技術優化研究,加強高比例可再生能源系統技術創新和應用。立足綠色低碳技術發展基礎和優勢,加快推動新型電力系統、新一代先進核能等方面技術突破。提高化石能源清潔高效利用技術水平,加強煤炭智能綠色開采、靈活高效燃煤發電、現代煤化工和生態環境保護技術研究,實施陸上常規油氣高效勘探開發和煉化技術攻關。


    強化儲能、氫能等前沿科技攻關。開展新型儲能關鍵技術集中攻關,加快實現儲能核心技術自主化,推動儲能成本持續下降和規?;瘧?,完善儲能技術標準和管理體系,提升安全運行水平。適度超前部署一批氫能項目,著力攻克可再生能源制氫和氫能儲運、應用及燃料電池等核心技術,力爭氫能全產業鏈關鍵技術取得突破,推動氫能技術發展和示范應用。加強前沿技術研究,加快推廣應用減污降碳技術。


    實施科技創新示范工程。依托我國能源市場空間大、工程實踐機會多等優勢,加大資金和政策扶持力度,重點在先進可再生能源發電和綜合利用、小堆及核能綜合利用、陸上常規和非常規及海洋油氣高效勘探開發、燃氣輪機、煤炭清潔高效開發利用等關鍵核心技術領域建設一批創新示范工程。瞄準新型電力系統、安全高效儲能、氫能、新一代核能體系、二氧化碳捕集利用與封存、天然氣水合物等前沿領域,實施一批具有前瞻性、戰略性的國家重大科技示范項目。





    十七、加快能源產業數字化智能化升級


    推動能源基礎設施數字化。加快信息技術和能源產業融合發展,推動能源產業數字化升級,加強新一代信息技術、人工智能、云計算、區塊鏈、物聯網、大數據等新技術在能源領域的推廣應用。積極開展電廠、電網、油氣田、油氣管網、油氣儲備庫、煤礦、終端用能等領域設備設施、工藝流程的智能化升級,提高能源系統靈活感知和高效生產運行能力。適應數字化、自動化、網絡化能源基礎設施發展要求,建設智能調度體系,實現源網荷儲互動、多能協同互補及用能需求智能調控。


    建設智慧能源平臺和數據中心。面向能源供需銜接、生產服務等業務,支持各類市場主體發展企業級平臺,因地制宜推進園區級、城市級、行業級平臺建設,強化共性技術的平臺化服務及商業模式創新,促進各級各類平臺融合發展。鼓勵建設各級各類能源數據中心,制定數據資源確權、開放、流通、交易相關制度,完善數據產權保護制度,加強能源數據資源開放共享,發揮能源大數據在行業管理和社會治理中的服務支撐作用。


    實施智慧能源示范工程。以多能互補的清潔能源基地、源網荷儲一體化項目、綜合能源服務、智能微網、虛擬電廠等新模式新業態為依托,開展智能調度、能效管理、負荷智能調控等智慧能源系統技術示范。推廣電力設備狀態檢修、廠站智能運行、作業機器人替代、大數據輔助決策等技術應用,加快“智能風機”、“智能光伏”等產業創新升級和行業特色應用,推進“智慧風電”、“智慧光伏”建設,推進電站數字化與無人化管理,開展新一代調度自動化系統示范。實施煤礦系統優化工程,因地制宜開展煤礦智能化示范工程建設,建設一批少人、無人示范煤礦。加強油氣智能完井工藝攻關,加快智能地震解釋、智能地質建模與油藏模擬等關鍵場景核心技術開發與應用示范。建設能源大數據、數字化管理示范平臺。





    十八、完善能源科技和產業創新體系


    整合優化科技資源配置。以國家戰略性需求為導向推進創新體系優化組合,加強能源技術創新平臺建設,加快構建能源領域國家實驗室,重組國家重點實驗室,優化國家能源研發創新平臺建設管理。推進科研院所、高等院校和企業科研力量優化配置和資源共享,深化軍民科技協同創新。充分發揮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的新型舉國體制優勢,深入落實攻關任務“揭榜掛帥”等機制。提升能源核心關鍵技術產品產業化能力,完善技術要素市場,加強創新鏈和產業鏈對接,完善重大自主可控核心技術成果推廣應用機制,推動首臺(套)重大技術裝備示范和推廣,促進能源新技術產業化規?;瘧?。


    激發企業和人才創新活力。完善能源技術創新市場導向機制,強化企業創新主體地位,發揮大企業引領支撐作用,構建以企業為主體、市場為導向、產學研用深度融合的技術創新體系。健全知識產權保護運用體制,實施嚴格的知識產權保護制度。健全能源領域科技人才評價體系,完善充分體現創新要素價值的收益分配機制,全方位為科研人員松綁,優化能源創新創業生態,激發能源行業創新活力。


    第七章 增強能源治理效能


    深化電力、油氣體制機制改革,持續深化能源領域“放管服”改革,加強事中事后監管,加快現代能源市場建設,完善能源法律法規和政策,更多依靠市場機制促進節能減排降碳,提升能源服務水平。


    十九、激發能源市場主體活力


    放寬能源市場準入。落實外商投資法律法規和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制度,修訂能源領域相關法規文件。支持各類市場主體依法平等進入負面清單以外的能源領域。推進油氣勘探開發領域市場化,實行勘查區塊競爭出讓制度和更加嚴格的區塊退出機制,加快油田服務市場建設。積極穩妥深化能源領域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進一步吸引社會投資進入能源領域。


    優化能源產業組織結構。建設具有創造創新活力的能源企業。進一步深化電網企業主輔分離、廠網分離改革,推進抽水蓄能電站投資主體多元化。推進油氣領域裝備制造、工程建設、技術研發、信息服務等競爭性業務市場化改革。深化油氣管網建設運營機制改革,引導地方管網以市場化方式融入國家管網公司,支持各類社會資本投資油氣管網等基礎設施,制定完善管網運行調度規則,促進形成全國“一張網”。推進油氣管網設施向第三方市場主體公平開放,提高油氣集約輸送和公平服務能力,壓實各方保供責任。


    支持新模式新業態發展。健全分布式電源發展新機制,推動電網公平接入。培育壯大綜合能源服務商、電儲能企業、負荷集成商等新興市場主體。破除能源新模式新業態在市場準入、投資運營、參與市場交易等方面存在的體制機制壁壘。創新電力源網荷儲一體化和多能互補項目規劃建設管理機制,推動項目規劃、建設實施、運行調節和管理一體化。培育發展二氧化碳捕集利用與封存新模式。


    二十、建設現代能源市場


    優化能源資源市場化配置。深化電力體制改革,加快構建和完善中長期市場、現貨市場和輔助服務市場有機銜接的電力市場體系。按照支持省域、鼓勵區域、推動構建全國統一市場體系的方向推動電力市場建設。深化配售電改革,進一步向社會資本放開售電和增量配電業務,激發存量供電企業活力。創新有利于非化石能源發電消納的電力調度和交易機制,推動非化石能源發電有序參與電力市場交易,通過市場化方式拓展消納空間,試點開展綠色電力交易。引導支持儲能設施、需求側資源參與電力市場交易,促進提升系統靈活性。加快完善天然氣市場頂層設計,構建有序競爭、高效保供的天然氣市場體系,完善天然氣交易平臺。完善原油期貨市場,適時推動成品油、天然氣等期貨交易。推動全國性和區域性煤炭交易中心協調發展,加快建設統一開放、層次分明、功能齊全、競爭有序的現代煤炭市場體系。


    深化價格形成機制市場化改革。進一步完善省級電網、區域電網、跨省跨區專項工程、增量配電網價格形成機制,加快理順輸配電價結構。持續深化燃煤發電、燃氣發電、水電、核電等上網電價市場化改革,完善風電、光伏發電、抽水蓄能價格形成機制,建立新型儲能價格機制。建立健全電網企業代理購電機制,有序推動工商業用戶直接參與電力市場,完善居民階梯電價制度。研究完善成品油價格形成機制。穩步推進天然氣價格市場化改革,減少配氣層級。落實清潔取暖電價、氣價、熱價等政策。


    二十一、加強能源治理制度建設


    依法推進能源治理。健全能源法律法規體系,建立以能源法為統領,以煤炭、電力、石油天然氣、可再生能源等領域單項法律法規為支撐,以相關配套規章為補充的能源法律法規體系。加強能源新型標準體系建設,制修訂支撐引領能源低碳轉型的重點領域標準和技術規范,提升能源標準國際化水平,組織開展能源資源計量及其碳排放核算服務示范。深化能源行業執法體制改革,進一步整合執法隊伍,創新執法方式,規范自由裁量權,提高執法效能和水平。


    強化政策協同保障。立足推動能源綠色低碳發展、安全保障、科技創新等重點任務實施,健全政策制定和實施機制,完善和落實財稅、金融等支持政策。落實相關稅收優惠政策,加大對可再生能源和節能降碳、創新技術研發應用、低品位難動用油氣儲量、致密油氣田、頁巖油、尾礦勘探開發利用等支持力度。落實重大技術裝備進口免稅政策。構建綠色金融體系,加大對節能環保、新能源、二氧化碳捕集利用與封存等的金融支持力度,完善綠色金融激勵機制。加強能源生態環境保護政策引領,依法開展能源基地開發建設規劃、重點項目等環境影響評價,完善用地用海政策,嚴格落實區域“三線一單”(生態保護紅線、環境質量底線、資源利用上線和環境準入負面清單)生態環境分區管控要求。建立可再生能源消納責任權重引導機制,實行消納責任考核,研究制定可再生能源消納增量激勵政策,推廣綠色電力證書交易,加強可再生能源電力消納保障。


    加強能源監管。優化能源市場監管,加大行政執法力度,維護市場主體合法權益,促進市場競爭公平、交易規范和信息公開,持續優化營商環境。強化能源行業監管,保障國家能源規劃、政策、標準和項目有效落地。健全電力安全監管執法體系,推進理順監管體制,構建監管長效機制,加強項目建設施工和運行安全監管。健全能源行業自然壟斷環節監管體制機制,加強公平開放、運行調度、服務價格、社會責任等方面的監管。創新監管方式,構建統一規范、信息共享、協同聯動的監管體系,全面實施“雙隨機、一公開”監管模式,推動構建以信用為基礎的新型監管機制。




    第八章 構建開放共贏能源國際合作新格局


    以共建“一帶一路”為引領,積極參與全球能源治理,堅持綠色低碳轉型發展,加強應對氣候變化國際合作,實施更大范圍、更寬領域、更深層次能源開放合作,實現開放條件下的能源安全。


    二十二、拓展多元合作新局面


    鞏固拓展海外能源資源保障能力。完善海外主要油氣產區合作,優化資產配置。持續鞏固推動與重點油氣資源國的合作,加強與重點油氣消費國的交流,促進海外油氣項目健康可持續發展,以油氣領域務實合作促進與資源國共同發展。


    增強進口多元化和安全保障能力。鞏固和拓展與油氣等能源資源出口大國互利共贏合作。增強油氣國際貿易運營能力。加強跨國油氣通道運營與設施聯通,確保油氣安全穩定供應與平穩運行。與相關國家加強溝通協調,共同維護能源市場安全。


    二十三、深度參與全球能源轉型變革


    推進能源變革與低碳合作。建設綠色絲綢之路,深化與發展中國家綠色產能合作,積極推動風電、太陽能發電、儲能、智慧電網等領域合作。與周邊國家和地區在電網互聯及升級改造方面加強合作。推動核電國際合作。大力支持發展中國家能源綠色低碳發展,不再新建境外煤電項目。積極探索與發達國家、東道國和跨國公司開展三方、多方合作的有效途徑,建成一批經濟效益好、示范效應強的綠色能源最佳實踐項目。


    加強科技創新合作。加強與有關國家在先進能源技術和解決方案等方面的務實合作,重點在高效低成本新能源發電、先進核電、氫能、儲能、節能、二氧化碳捕集利用與封存等先進技術領域開展合作。積極參與能源國際標準制定,加快我國能源技術、標準的國際融合。


    二十四、積極參與全球能源治理體系改革和建設


    推動完善全球能源治理體系。運營好“一帶一路”能源合作伙伴關系合作平臺,辦好國際能源變革論壇。在中國—阿盟、中國—非盟、中國—中東歐、中國—東盟等相關能源合作平臺和亞太經合組織(APEC)可持續能源中心指導下,加強聯合研究,拓展培訓交流。加強與國際能源署、國際可再生能源署、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國際能源論壇、清潔能源部長會議等國際組織和機制合作,積極參與并引導在聯合國、二十國集團(G20)、APEC、金磚國家、上合組織等多邊框架下的能源合作。


    加強能源領域應對氣候變化國際合作。堅持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原則,推動中美清潔能源合作,深化中歐能源技術創新合作,形成能源領域應對氣候變化和推動綠色發展合力,推動落實《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及其《巴黎協定》。積極開展能源領域氣候變化南南合作,進一步加強與其他發展中國家能源綠色發展合作,支持發展中國家落實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提升能源領域應對氣候變化能力,彰顯我積極參與全球氣候治理的大國擔當。


    第九章 加強規劃實施與管理


    加強對本規劃實施的組織、協調和督導,建立健全規劃實施監測評估、考核監督機制。


    二十五、加強組織領導


    加強黨的全面領導,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全面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強化督導落實、工作統籌和協同聯動。加強能源規劃與經濟社會發展及其他規劃的銜接,統籌自然保護地、生態保護紅線與能源開發布局,切實發揮國家能源規劃對全國能源發展、重大項目布局、公共資源配置、社會資本投向的戰略導向作用,完善規劃引導約束機制。


    二十六、落實責任分工


    按照黨中央、國務院統一部署,建立健全國家能源委員會統籌協調、有關部門協同推動、各省級政府和重點能源企業細化落實的規劃實施工作機制。國家發展改革委、國家能源局要制定本規劃實施方案,確定年度目標并加強年度綜合平衡。各地區要根據國家規劃確定的重要目標、重點任務、重大工程、重點項目,制定具體工作方案,細化時間表、路線圖、優先序,提出分年滾動工作計劃安排。各有關部門要根據職責分工細化任務舉措,加強資金、用地等對重大能源項目的支持保障力度,及時研究解決實施中遇到的問題。國家能源委員會辦公室要切實履行職責,確保規劃有力推進、有效實施。


    二十七、加強監測評估


    國家發展改革委、國家能源局牽頭組織開展規劃實施情況的年度監測分析、中期評估和總結評估。建立規劃動態評估機制和重大情況報告制度,嚴格評估程序,通過委托第三方機構開展評估等方式,對規劃滾動實施提出建議,及時總結經驗、分析問題、制定對策。加強規劃實施情況評估成果應用,健全規劃調整修訂機制。重要情況及時向國務院報告。

    亚洲性久久久久影院

  • <nav id="6io9q"></nav>
    <del id="6io9q"></del>

    <del id="6io9q"></del>
  • <big id="6io9q"><nobr id="6io9q"></nobr></big>